沙沙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十章执念——冰凤(1)

    陆子淮见他这么欲言又止,便知道是一件三言两语说不清的事,想来也是,世家里人多自然是非也多,自己本就不愿去想宁家,现在又对宁家祖宅多嘴什么呢?

    陆子淮不再看着兰戚雾,转移了话题问道,“你这执念要如何破?”

    “就快了”兰戚雾意味不明的说了句。

    陆子淮不明所以,就快了?是这执念快破了?

    就在这时,床上的小孩开始全身抽动着口中呻吟出声,这可是吓到了一屋子的人。

    所有人都忍不住上前一步关心的看着小兰戚雾。

    只见小兰戚雾痛苦的大叫一声,一股灵力从他的体内冲了出来然后在空中爆发开,老仆和男人直接被震倒在了地上口吐鲜血,而女人被震的倒退数步撞到了门上已经晕了头。

    女人缓过神来的第一个心思就是查看怀里婴儿的情况,看见婴儿还是安静睡着才松了一口气,可是抬头就看见老仆和男人倒地不起。

    心中焦急不已,可是怀里抱着孩子又不敢再轻易靠近床边,女子犹豫了一下,最后抱着孩子冲了出去,可是不一会儿,女人又跑了回来,只是她的怀里并没有婴儿,想来她先是出去将孩子安置在了别的地方。

    “夫君,爹。”

    只见女人急忙跑到老仆的身边,男人也是颤巍巍的站起身,来到老仆的身边,两人将老仆扶了起来。

    却在这时,小兰戚雾的身体里又爆发出了一股灵力,再次将几人击倒在地,这次就连兰戚雾和陆子淮也受到了这股灵力的冲击,向后倒退了数步。

    这股灵力带着寒气,陆子淮向来怕冷怕热,现在突然受到一股寒气入体,这让她禁不住的开始打着一阵又一阵的寒颤。

    兰戚雾也没好到哪去,本就苍白的脸色现在已是凄白。

    就在这时,除小兰戚雾以外房间里的所有人和陈设摆件都开始向上浮起,就连兰戚雾和陆子也没能幸免。逼人的寒气不断的从小兰戚雾的体内散出,房间里面的温度一下子降了好几分,墙上甚至开始凝结出了一层薄冰。

    突然,小兰戚雾的体内冲出来了一只散发着寒气的小凤凰,一息展翅凤鸣后就直直的向老仆他们冲了过去,所有被它触碰到的东西都一瞬间被冰冻然后坠地摔了个稀碎。

    “这蓝色的什么鸟?”为何会觉得这鸟的外形看着怪眼熟的。

    “是冰凤。”兰戚雾目不转睛的盯着冰凤。

    “凤凰?”她倒是在酒来客栈的书上看到有说灵士有些生来便具有特殊的修炼体质,但这种特殊体质的灵士十千个中都不一定能有两个出现,他居然是。

    “我是冰凤之体,如果体内灵力暴动或走火入魔都会让体内的冰凤苏醒,冰凤出寒霜降,寒冰所及之处将无一生还。”

    兰戚雾的话确定了她的猜测。

    “那我们现在算是什么处境呢。”陆子淮的语气淡然但好似又有几分自嘲的意味,却丝毫不见慌张的神色。

    “困境……现在能出去的唯一办法就是打破这个幻境。”兰戚雾凝重的说着,因为寒气入体,瘸了的脚上传来了一阵阵的痛感,让他握紧了拳。

    “打破幻境,听起来倒是容易,但你有这个能力吗?”陆子淮表示怀疑。

    冰凤已经扫荡完了两人面前的一切东西,还有老仆他们几人也在两人面前被冰凤穿体而过,冰冻坠地成了……

    陆子淮看了看兰戚雾,见他面色平静,若非看到了他那袖口轻微的抖动,还真以为他心中毫无波澜呢。

    兰戚雾抬手将灵力聚于掌中化为盾牌挡在了两人面前。向两人冲来的冰凤在撞上盾牌的一瞬间发出了一声凤鸣让盾牌直接碎裂,冰凤毫无停顿的从两人的体内冲过飞向了上方。

    两人的身体虽然没有像老仆他们一样被冰冻,但是有一股寒气不断的从体内往外涌出,这让两个怕冷之人都咬紧了牙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