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沙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八章执念——他是你爷爷(1)

    两人四目相对,兰戚雾默了默拉起了陆子淮,发现她的手腕真的很纤细。

    “你是如何走出执念的?”兰戚雾是真的没有想到竟能这么快的从她的执念中走出来,道真如她说的“等会就走了”就真的这般轻易。

    “执念存于心中几年,十几年,即使是身患失忆之症也依旧忘不了的执念,怕是早已不再能称之为执念了,该是要称之为心魔了。”陆子淮淡然解释。

    “我不知道人处在执念的幻境里会如何,但是陷入心魔之中没人会比我更懂得如何脱身。”

    灵士最忌讳心存执念便是怕生出心魔。

    她不知道执念却了解心魔,明明不是灵士亦没有灵力修为,却可在天道法则的压制下安然无恙,即使是普通人也逃不过天道,她身上的秘密怕是不简单啊。

    在兰戚雾正觉陆子淮不同常人之时她已将四下打量了一遍。

    “这里便是你的执念?”陆子淮看着前面的洞口,他们现在在一个山洞里,可是这里一个人也没有。

    兰戚雾看着这个山洞,眼神冷了下来,整个人都开始显得拒人于千里之外。

    陆子淮看着他的变化,在酒来客栈初见时将他认成了女子都没看他冷着脸,陆子淮还挺想知道能让漂亮美人冷下脸来的事,会是什么大事呢?

    “你在哪?”陆子淮看着兰戚雾问,却发现他只看着山洞中的一片黑暗,陆子淮顺着他的视线看去,终于在黑暗中的一处角落看清了一个蜷缩着的身影。

    “这是你?为何……不出来。”陆子淮自顾自的说着直接走进了黑暗中。

    看着眼前蜷缩着的人,衣着还算干净,只是露出来的皮肤都泛着燥热的红色,看是受了严重的风寒。

    “你在这里待了多久?”陆子淮看向兰戚雾。

    兰戚雾站在洞口神色不明,冷声说道“两天两夜。”

    “外面并无危险,为何不出去呢?”陆子淮轻声问着,伸手戳了戳小兰戚雾的脸,当真是又软又烫,就和那刚出炉的包子一样。

    “答应了一个人,会在原地等她。”兰戚雾沉声回道。

    陆子淮听着轻笑一声,“你要等的人最后还是没有回来吧,你就如此听话的不肯离开一步,我是要夸你忠诚还是笑你愚昧?”说着又想到了自己不由得又轻笑了一声,自己又何尝不是一个听话之人。

    “你的执念就是那个没有回来的人?”陆子淮皱眉,这执念怎么破?

    “不是她,是救我的人。”

    他将身上仅有的传送灵符给了女孩,她说等她找人来救他,让他在原地不要走,可是两天两夜都过去了,她一直都没有来,他早已对那个要等的人没报什么希望了。

    陆子淮叹气,不管是谁,重点是这执念怎么破,他们要如何出去。

    陆子淮侧头看着他,洞外阳光极好,洞口明亮的光与洞内照及不到的一片黑暗相接却永远无法相融,他正站在光与暗的相接处,背朝光明面向黑暗看不清表情,唯有那双眼睛闪着光。

    “兰戚雾,我想问你一个问题。”

    “什么?”

    “被困在执念之中会发生什么危险。”陆子淮一本正经的问着,之前都没去注意过这个问题,如今见兰戚雾那一脸凝重又苦大仇深的样子,才迟来的关心着自己的处境。

    “单纯在自己的执念里并没有什么危险,但我们身处的执念只是幻境用来困住我们所设的,幻境里的危险随时有可能出现在执念里,所以要随时小心。”

    陆子淮苦着一张脸,“所以……幻境里有什么危险?”

    兰戚雾无力扶额道,“你是不是对灵士,什么都不知道?”

    陆子淮垂眸,他还真是真相了。

    兰戚雾站的累了干脆就坐了下来,靠在一边的石壁上。冷声冷语的说着慵懒之极的话,“还有一个时辰就会有人来救他了。”

    那个造就了他心中执念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