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沙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十三章记忆——天之骄子(1)

    “怕是没有这么容易,世家族谱既然与祖陵有联系,那上族谱这件事就不会如此简单。宁家要嫁的是宁家嫡系的大小姐,东凛皇的旨意宁家还不敢违抗,宁卓远既然找上阿淮,那便必须承认阿淮在宁家的身份,如此就必须要将阿淮的名字写上族谱,你也是因为这样才假意被宁卓远诱骗跟他来了东凛吧。”陆景厌知道陆子淮所想,却生气她什么都不和他说。前有陆少夜瞒着自己找齐了其余最后的药材,后又有陆子淮瞒着自己去探了宁家祖陵,自己这个哥哥就做的如此失败吗?

    陆子淮点了点头,若非如此她又怎么会让宁家占她的便宜。

    “宁家给阿淮准备了一个名字,叫宁梧栖,梧桐树栖息之意,这个名字会上宁家的族谱,将和兰戚雾成亲的就是宁梧栖。”一直没有开口说话的暮里将刚得知的这件说了出来。

    “宁家也太不要脸了吧。”陆少夜的脸又阴沉了下来。梧栖,无期,宁家是什么意思。

    “无所谓,只要有一个代表我的名字上了族谱就行,只要顺利进了祖陵宁家也就没用了。”陆子淮冷淡的说道。

    “你下次进祖陵时一定要告诉我,我陪你去。”陆景厌揉了揉陆子淮的头。

    “我也要陪你去。”陆少夜不甘落后的开口。

    “嗯,会告诉你们的,我这失忆症不知何时又会发作,怕到时又把拿药之事给忘了,现在都告诉了你们,我便不怕忘记了毕竟……,你们是我即使失忆也不会忘记的人啊。”陆子淮笑了笑,上次就是在采药的前夜一觉醒来将采药之事忘了个干净,不知身在何处,要为何事,好在那时有两人在身边,但也还是累的他们将一路的经过都解释了一遍,自己才知身在何处要为何事。

    “那你先休息,我还撇下了好些公务,现在要去处理了。”陆景厌舒了口气,她答应了不会一个人行动,他也就放心了些。

    “好”

    陆子淮点着头,看着陆景厌将陆少夜拉了出去还叫上了暮里。

    陆少夜在陆景厌的臂弯下挣扎着将几瓶丹药放在了桌上才放轻了挣扎跟着出去了,暮里在后面带上了门。

    陆子淮安静的看着桌上的丹药,心中暖暖的,陆子淮明白哥哥几次摸她头时都会用灵力查看自己的伤势,但是之前服用了阿溢的丹药,身上的伤已经没有什么大碍了,他们都是比自己更加在乎对方的人,如是我不提,他们也不会特意开口,只是会在心中记着,生自己的气恨自己没有保护好对方,他们三人都是这样,都是拿对方没有办法。

    陆景厌是东凛最年轻的朝廷丞相,每日都有事务,今日为了自己怕是堆积了许多。

    陆少夜是上云书院院长的关门弟子,善于炼丹制药,也是书院里最年轻的武师境天才。

    两个人都是天之骄子,而自己却是一个找不到方向的人。

    陆子淮有五个即使失忆也不会忘记的人,那就是自己和父母兄弟。但也只是记得与他们之间的一些琐事,再多的也是记不住了。

    她的失忆是在三年前突然患上的,不明起因也无迹可寻,已经三年了,这个病不定期的发作,她好似猜到了失忆症发作的规律和诱因,但她却不敢确定,也不敢深想。

    陆景厌将暮里和陆少夜带到了书房。

    “暮里,酒来客栈的事你觉得和兰家的关系有多大?”陆景厌看着暮里,心中怀疑是兰家设的计。

    暮里也明白陆景厌问的什么意思,开口回到,“酒来客栈的刺杀是针对兰戚雾的,阿淮是意外卷入,兰家没有设计安排,此前兰家也不知道阿淮所在之处,”暮里想着自己追出去处理掉的刺客身上都有的图案,确定了他们的身份,“那些刺客是阎家派来的死士。”

    “阎家,一群蝼蚁而已。”陆少夜眼中涌动着嗜血的杀意,“兰戚雾也当真是个废物,一场刺杀都解决不了,还连累着我姐和他一起陷入迷幻阵。”

    暮里沉声开口道:“阎家蹦哒不了多久了。”

    陆景厌挑眉,“你对阎家做什么了。”

    暮里看了看两人,“是试炼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