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沙小说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三人必有一狗(1)

    里面两人如漆似胶,门口走来一位“负心汉”正打算与男人讨论一下怎么处理关月的事情突然睁大了眼睛,目不转睛盯着两人。

    齐易一时间想起记忆中他接吻时似乎没什么感觉,貌似除了疼就没记忆了。

    出神这会,陈新河带着人出来。

    “你们完事了?”

    余小桃:“......”

    齐易觉得奇怪,突然解释:“我可什么没看见。”

    ......

    余小桃耳根红,像一个熟透的柿子,低着头,捏着他的手支支吾吾道。

    “我先回去了。”

    陈新河拉不住人,双手插兜。

    齐易不明所以摸了摸鼻子:“我有说错什么?”

    “跟上。”

    两人来到茶馆,空气清新,提神醒脑。齐易后知后觉反应前几分钟做的蠢事。

    “那个,关月找你了吗?”

    “你说,我是不是要给人解释清楚。”

    那可不。一个大男人酒后乱性没担当跑了,现在还躲着人家,是个男人都干不出来。

    “她有跟你说什么吗?”

    陈新河品尝一口茶香,随口提了一嘴:“到没什么。”

    齐易松了一口气。

    “她说要你跟她解释清楚,要不然一直抓你。”

    “敬你是条汉子,你去给人说清楚。”

    是条汉子,男人都不算。

    “我也想啊,但是不知道什么说。”

    “放心肯定会解释。”

    “你现在就可以了。”

    关月对着陈新河点点头,撸起袖子抓住齐易的领子。

    “你大爷,陈新河你出卖我。”

    “齐公子先跟我谈谈吧。”关月咬牙切齿道。

    关月之所以会出现在这里,还得从两个小时关月找到陈新河说起。

    关月知道要想抓齐易肯定不容易,偏偏陈新河性子单薄更无法沟通,要想突破陈新河这道口子当然要摆出诚意。

    可这男人也无动于衷,一直纠缠也不可厚非,当然过程不重要,最后人逮到人就是最好。

    “那个我们有事好商量啊。”

    “别——啊——我去。”

    齐易鼻血横流,伸出手反抗。

    “我错了,能聊聊吗?”关月见他惨兮兮的样子更是不打一处来,下手越重。

    齐易没想到一把抱住人,束缚了她的动作,客气道:“能不能商量一下 ”

    “不能,呸,放开我。”

    女人力气逐渐变小,一双媚眼狠狠盯着他。

    齐易无奈地笑笑,全身用劲不敢松手,鼻尖闻见一股香味,低着头去寻找脸都快埋进她衣领里。

    关月脸上绯红,头撞上他的鼻子,“死变态,臭流氓。”

    许是情调到了位,男人躁动不安。

    齐易坏坏一笑,迅雷不及掩耳光明正大耍了一把流氓,在通红的脸蛋上偷亲了一口。

    就在关月诧异时齐易快速松手逃之夭夭。

    “齐易我跟你没完。”

    齐易溜之大吉,早就不见了踪影。谁知道这货埋伏在某小区楼下,一路跟着两人进了家门。

    “你怎么在这?”

    “看什么看还不是这个臭男人干的。”

    “就算你这么看着我,我也不会走,我今天就赖在这里了。”